banner
只能反对;三
2020-08-23 16:2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目前北京市政府为每辆出租车每月发放油料补助905元,按6.6万辆出租车计算,总额不是小数。这意味着:站在路边打不到车的人可能不清楚,自己为打上车的人均摊了多少钱。

他的话语似曾相识。2006年4月26日,北京就出租汽车租价调整举行听证会,就租价每公里1.6元调整为2元听取意见。在那次会上,对调价持反对意见的代表认为,需要科学测定出租车行业利润空间,价格形成要更加缜密,出租车公司更应加强内部挖潜,提高管理水平,以降低管理成本。

涨价能带来什么

然而,7年来,出租车行业的利润空间一直讳莫如深。

数量管制还有价格管制。余晖表示,目前租价低造成出租车司机必须自己消化成本,造成运营压力,因此会出现拒载和打车难的问题。现在适当涨价可以减轻司机的压力,但是如果取消油补,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得到的收入改善就很少了,相当于变相涨了份子钱,把司机的损失分摊到消费者身上,“公共政策应该是有利于公众的。”

在王丽梅看来,出租车的承包经营收费是一种企业行为,不应该由政府作规定,而是需要出租车公司和司机进行内部的协调。出租车的经营结构是承包经营,份子钱不应该是一成不变的,也应该根据市场需求进行调整。

关注北京出租车业的前媒体人王克勤则对涨价坚决反对,“每次出租车都是以为司机谋福利的理由来涨价,但这其实是不合理的。”

尾号为381的出租车司机告诉本报记者,现在公司就给买了交强险,“我自己上了4000多块钱的保险,保乘客、司机、三方。但像我这样花钱的不多,你看那路上跑的车,一旦撞了,没啥保障。”

彼时,出租车公司代表、北京银建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李希英表示,调价后的增收部分不会形成出租公司的利润,而会作为投入,为出租车加装全球定位系统,提高安全性和司机的福利待遇。最终受益的将是出租车司机和广大乘客。

余晖也提出,数量管制和价格管制都要放开。“顺序是第一步要降低份子钱,然后是适当提价,放开价格管制,最后是放开经营许可的限制,放开数量管制。”

本报深入采访出租车行业以来,几乎所有出租车司机都曾向记者抱怨,生计艰难,待遇每况愈下。公司除了给上交强险之外,其他福利几乎没有。

关心出租车行业的人对涨价的意见各不相同,甚至针锋相对。

为啥价格可以涨,份子钱却不能降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她将参加这次听证会。她表示听证方案比较稳妥,出租车作为特殊交通服务的定位更加明晰。起步价提高到13元,每公里计价的提高从目前来看是一种过渡做法。“对于燃油附加费,其实更好的做法是将其纳入起步价与公里计价的范围,可以避免计价麻烦等问题。”

他指出,许多评论家把挑客和停运归咎于车牌数量管制和份子钱过高,认为只有放开数量管制,而不是调整车资标准,才能解决问题。其实,挑客和停运不是数量管制造成的,而是价格管制造成的。若没有价格管制,哪怕北京只有6张出租车牌照,司机也会日夜兼程地出车。

余晖表示,涨价涉及的是公众,是占大多数的利益群体,而降低份子钱只涉及出租车公司和司机两方利益群体。政策的制定应该从份子钱入手,如果份子钱降到司机可以接受的程度,或许不用涨价。

他表示,北京又在酝酿的出租车涨价,可能将涨价成本转嫁公众。任何正常的企业,当原材料成本上升时,都应尽力自我消化,而非刻意转嫁给公众。每每要求涨价,本质是依靠垄断地位获得更多收益。

财经评论员马光远表示了三层意思:第一,我支持涨价,目前的运价偏低是事实,该涨就涨,无需遮遮掩掩、偷偷摸摸;二,但涨价的前提是把账算清楚,出租车行业的利润究竟是多少,出租车公司拿走多少,涨价要算清楚,算不清楚,只能反对;三,北京出租车的体制必须改,这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

王丽梅告诉记者,涨价的关键是希望出租车公司提供更好的服务。

对于一些司机担忧油补会下降或者取消的问题,王丽梅认为,取消油补其实是一种趋势,出租车行业作为一种特殊的交通服务,不应该和公交一样享受公共交通服务的补贴。

“数量管制形成了专营权的垄断租金,使司机不得不缴纳较高的份子钱,乘客不得不缴纳较高的车资;而价格管制则导致了短缺,租用了牌照的出租车司机,也不愿意在高峰时段投入营运。这是两套独立的错误政策,分别导致两种糟糕的结果。”薛兆丰说,解决之道很清楚:既放开数量管制,又放开价格管制。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余晖告诉本报记者,1993年的出租车许可牌照数量到现在没变,而市场上对于出租车的需求数量增长了很多。城市扩张、人口增加,而出租车数量少造成短缺。在他看来,数量管制是不符合经济规律的。出租车行业不是特殊行业,应该属于一般的经营许可范围,而不是现在的特殊许可。应该逐步放开出租车牌照的市场。

在2006年的调价会上,时任北京市运输管理局副局长姚阔介绍,出租汽车调价后增收的部分,将主要用于弥补因油价上涨造成驾驶员增加的燃油支出,用于支付为驾驶员办理社会保险和车辆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增加的费用。

长期关注出租车行业的媒体人王志安提出,“政府给出租车司机发放油补,实在是没有道理。无论如何,最终这笔钱都将补贴到乘客身上。给乘坐出租车的群体补贴,这是一种累退的补贴。打车的人,无论如何不能说属于低收入人群。”

“给司机发放财政油补,这既强化了出租车公司和司机对‘放开市场准入’的抵制,又用纳税人的钱补贴了常坐出租的中产阶级,增加了社会分配的不公。”北京大学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联席主任薛兆丰也在关注出租车涨价的事儿,“有人说,只要出租车公司的账目不搞清楚,就反对涨价。事实上,不要误以为价格管制可以治疗数量管制。”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zmwrmb.cn石狮凑关租售有限公司 - www.zmwrmb.cn版权所有